提到吕欣洁,你会想到什幺?不只是立委候选人、不只是性别平权的推动者,她关心弱势、关心身心障碍者、关心长照制度。在和人有关的地方,她总是多一分细腻。原来,当我们在说性别平权时,我们说的是那些被压迫的人。而对人的关怀,应该到处都在。(你会喜欢:翻转菁英思考!专访吕欣洁:「我们该拥有做自己最好版本的自由」)

採访/曾云

眼前这位七年级女生聊着长期照顾、婚姻平权理念,她的自信和热情很快吸引了所有听者。她擅长与人互动、倾听民众问题,曾与她一同拜票扫街的林义雄,因而认为她非常适合参选从政。

从热线主任到立委参选!吕欣洁:当我们谈论性别平权,我们谈论的
来源

因为社工系出身,吕欣洁被训练得很有同理心,容易看见弱势与边缘的需求。她推动性别教育长达十二年,北中南东演讲超过六百场,「我参与很多国际工作事务、去联合国开会,讨论不同国家的性别议题。但一个政府愿意领头去做,和民间机构苦哈哈推动,所能取得的成效,有着巨大的落差。」(同场加映:专访伴侣盟执行长许秀雯:「要赢的不是护家盟,是相爱的权利」)

存在,因为顾全更多

「热线」的工作人员很少,吕欣洁不仅自己做服务,四、五个人员要培训三百个志工接电话、带团体、办座谈会或创造出版品。「我们在服务过程中看到社群的需要,再去做社会教育和政策倡议,一切都以需求者为基础,这和很多由上而下的政策立法不同。」

婚姻平权路上的推手

二○一五年,知名媒体人瞿欣怡相守十五年的同性伴侣阿述罹患乳癌,瞿欣怡惊觉彼此竟然是法律上的陌生人,她被逼得去了解同志的「权益」,包括「医疗决定权」、「探视权」、「共有财产」等,并将这段疾病陪伴纪实写成《说好一起老》一书,希望各界能够理解并尊重各种性别差异,与同志展开良好的对话。

从热线主任到立委参选!吕欣洁:当我们谈论性别平权,我们谈论的

书中提及,《医疗法》第六十三条、六十四条明订:「病人为未成年人或无法亲自签具者,得尤其法定代理人、配偶、亲属或关係人签具。」然而实务上却非如此。曾经有同志在陪伴生病的伴侣时,随身携带法条。当伴侣必须截肢,需要签署同意书,他拿出法条据理力争时,医院却坚持要「家属」到现场签具。最后他们等了很久很久,才找到根本没见过面的侄子来医院签名。

二○一五年开始,台湾各地方政府逐渐接受同志伴侣的注记,虽具象徵意义却无法律效用。她笑着说:「政府面临冲突的场面时就会退开,要两造自行处理,但其实很多议题比如签ECFA也没保持中立,明知社会上有其他声音也要一意孤行。」吕欣洁与兽医师伴侣陈凌二○一五年举行传统形式的婚礼,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

追求脑袋里的自由

什幺是性别自由?一个人可以选择当男生或女生就是自由吗?性别的概念其实是流动的。「性别观不是与生俱来的,对性别的想像需要被教育,因为社会的潜规则和既定想像太深。我伴侣的妈妈就常问她要不要去变性。」吕欣洁笑道。(推荐给你:写在〈你可以为任何人心动〉后:别当捂着耳朵教孩子的鸵鸟爸妈)

「我现在被中国写成投机台独女政客,只因为我拿台湾国护照拍了一张照片,还编了一个故事说我去荷兰被海关拦下来但其实根本没有。」中国至今没有「家暴法」,吕欣洁时常前往中国与当地志同道合的社运伙伴交流,「政府的打压很严重,之前有一个境外基金扶植的女权组织,办一个拒绝性骚扰的活动,在公车上拉布条就被抓起来关,抄你家,也不能请律师。」

长期照顾是谁的事情?

吕欣洁有一个相差十岁的妹妹是极重度身心障碍者,从她十岁开始全家的重心就在妹妹身上,体会了政府长期照护体系的缺乏与其制度的使用不便。因此政府应当另立税收支应普及、优质、平价、社区化的「长期照顾体系」。

从热线主任到立委参选!吕欣洁:当我们谈论性别平权,我们谈论的

社民党倾向认为照顾是公共事件和国家责任,有付出就是未来有回报的正向系统。慢慢建构一个长期照顾的系统,不是等到人住医院了才去思考,而最理想的长照系统应该是以社区为本。(推荐给你:性别观察:母亲节,一个妈妈无声的死去)

吕欣洁从自身出发,放眼未来,关怀十分柔软,她强调:「每个法案都会对同志公民产生影响,例如长期照顾中有没有多元性别的观点?」当她聊起自身的经历,我们知道跳脱同志框架,谈的都是人的议题。

关于同志始终有一群人非常反对,不见得因为宗教,而是跨国的複杂政商关係。吕欣洁争取自由、更多期望每个人都有选择与爱的权利的过程,也是台湾社会接受差异、包容多元的爱的过程。或许,当「爱」被拿掉定义之后,才是真正的自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