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夏全家北迁后,我必须在方位犹未识的情况下学会转搭公车,因为上学是段迢遥辛苦路。当时搭公路局班车由桂林路穿越铁道转进中华路一段,有家诊所的招牌立即晃入我眼帘──「振山眼科」。咦!这不是嘉义有名的眼科医院吗,怎会出现在台北?莫非它也北迁?直觉告诉我,这绝非偶然巧遇,但⋯⋯

回家问了父母,他们也不知所以,疑问盘绕脑海数十年,我才知中华路的「振山眼科」就是嘉义「振山眼科」刘传来的长子刘荣显所开,医院同名显有薪火相传用意。大概80年代后期,它由中华路迁移到桂林路爱国西路陆桥下,再十多年后就消失于台北地图,刘荣显也离开了人世。这当然是则故事,但非本文重点。重点在于这医院确实声名响亮,否则一个慒懂的青少年怎会印象如此深刻哩!

传奇医师与家族的传奇──刘传来略记

位于嘉义中正路(二通)和文化路交界闹区的「振山眼科」,早随着老医师刘传来于1985年辞世而闲置,多年后医院成为名闻遐迩的林聪明沙锅鱼头(网路说林聪明长期在「振山医院」的亭仔脚摆摊,这讯息似不确。因为彼时祇有一些流动摊贩偶然跳动其中,而林聪明是在文化路近民族路口摆摊),典雅的日治建筑、高贵的桧木家具勾连着美食馨香,日日人潮如马奔云腾,俨然就是嘉义一地景。祇是藉由沙锅鱼头来回顾建筑的前世今生,见仁见智之中徒增历史幽微。

传奇医师与家族的传奇──刘传来略记

还是话说从头吧!

刘传来係祖籍广东潮州府饶平县客家人,于1900年出生在今嘉义县番路乡公田村。父亲刘阔由于具备语言长才遂在清末担任阿里山通事,但其处理原汉问题似和吴凤一样评价两端。刘传来上有刘再生、刘传能两位兄长,下有一弟刘传明(其后改名为刘明),刘再生在嘉义经营全振山山产店,以贩卖笋乾闻名。二哥刘传能曾在中国经商多年,战后以「半山」身分返台,他涉入二二八事件并招致争议,到了50年代为拯救身陷白色恐怖囹圄的幺弟刘明,也曾和当局合作,下文会再详论。

刘传来天资聪颖,18岁考入台湾总督府医学专门学校,以优秀成绩毕业后留校入研究科继续深造,25岁负笈东瀛进日本医学专门学校研修眼科医术,1926年返回嘉义于二通开设「振山眼科医院」,在地医诊凡六十年直至辞世。1940年进台北帝大受业于茂木教授门下,1945年获帝大医学博士学位。战后国民政府接收嘉义农林学校(嘉农)易名为省立嘉义农业职业学校,刘传来担任首任校长。一年后改由其妹婿蔡鹏飞代理,二二八事件爆发后,嘉农学生活跃异常,以致校长被扣上「学生军总司令」罪名予以通缉,由于蔡鹏飞及早让学生疏开,而他本人也先一步闪躲,这才逃过被关、遭杀戮的厄运。

刘传来行医除了济世救人,加上他热心助人,都有助拓展他和邻里结缘,以致1935年第一届市会及街庄协议会员选举,刘传来就高票当选嘉义市会议员。战后,1946年3月当选第一届嘉义市参议员,次月当选台湾省参议会第一届参议员,1947年当选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

传奇医师与家族的传奇──刘传来略记

由于刘传来和同为医师背景的黄文陶在省参议员、国大代表选举时都捉对厮杀,此后嘉义政坛就有了派系之分,但刘传来即使日后连任临时省议会议员第一、二届,待其退出政坛后派系就式微,所以刘系始终羽翼未丰,日后的林派也长期扮演这种弱势派系角色;至于黄文陶则亲近党部,日后成为黄老达全面主导的黄派。可以说日后的黄、林两派就源于黄文陶和刘传来。

再回到二二八事件。嘉义彼时是激战地,军政人员陆续退至水上机场,而民军则意图强攻但死伤颇众,3月5日长官公署派陈汉平少将与刘传能前往机场议和,要求民军撤退,三天后邹族高山部队撤回山中,11日嘉义市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派陈复志、陈澄波、潘木枝、柯麟、邱鸳鸯、刘传来、林文树、王锺麟八人前往机场和谈,结果除了邱鸳鸯、刘传来、王锺麟释回,以及林文树以钱赎命,其余四人全遭扣押,其后更公开枪决。

事后看来,军方根本是两面手法,表面上接受停火建议,实际上是等待援军,以致刘传能的和平使者角色备受质疑。至于刘传来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除了上述前往机场交涉于惊险中遭释回外,似乏更精实的史料佐证,难免有憾!或许台南医师、省参议会议员韩石泉所陈「六月二十日─卅日开省参议会第三次大会,参议员出席者不上二十名仅及全体三分之二,大都意志消沈,噤不作声,与第一次大会情形比较,恍如隔世」,一种仕绅菁英在惊惧后的精神状态,刘传来该亦如是。

刘家传奇当然不止于此。刘家老四刘明的故事也够写一本大书,刘明早年自日本藏前高等工业学校,返台后透过兄长之助向基隆颜家承租台阳矿区,创立「振山实业社」,利用所学提升台湾的炼金技术,其后再租下新店、暖暖、三貂岭等处矿权,事业大发让他不但拥有大批房地产,也是当时北部唯一拥有两部进口轿车的实业家。事业有成后他也大力捐输文化、教育事业,如支持台阳画展、协助朱昭阳创办延平学院、开南中学。

二二八期间,刘明一再遭特务密告,所幸轻舟过万重山,但就是躲不开白色恐怖的浪击。前调查局第一处科长李世杰着书《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大统领廖文毅投降始末》,略谈了当时担任石炭调节主任委员的刘明,受了该会祕书孙悦光,和同事萧坤裕、吴坤煌及一位陈姓职员请求,资助金钱让他们创办《光明报》这份刊物;不料孙悦光等人遭保密局逮捕,指控他们是「民主同盟」成员,是为共产党在台搞统战,刘明因而受到株连。

不过在刘明乌云罩顶之前,受他资助的延平校长朱昭阳先在1949年8月底被捕,刘明为此奔波请命,百日之后朱昭阳重见光明,保释人正是刘明,三个之后轮到刘明横遭厄运。直到刘明于1993年刘明过世前夕,前保密局组长谷正文在政治受难者公听会指出,刘明当年被捕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家里太有钱,拥有多部进口轿车和房屋,保密局一位王姓干员想霸佔刘明的进口轿车,遂搆陷刘明入狱。

据悉,刘家为救援刘明散尽家财,诸多情治要员,包括「半山」林顶立、刘启光等都收过刘家的「买命」金条。再根据刘明至交陈逸松说法,刘明本以「资匪」被判死刑,是陈逸松和刘传来一起去找刚卸任的台北市长游弥坚带路,求见保密局长毛人凤,向毛说明刘明很受台湾人尊敬,判他死刑会失去民心,毛人凤才答应再考虑,后来改判十年徒刑。当然,这些说法都尚待查证,未可视为定论。

李世杰还提到,为了拯救刘明出狱,刘传能找上他,希望参与策反流亡日本从事台独运动的廖文毅返台。其实刘家兄弟与廖文毅早已结缘,1948年廖参选国民参政员,这项由临时参议员间接投票产生的选举,廖原得到13张,但其中一张硬被认定字迹沾污,以废票计,遂与其他同得12票者抽籤决定,不幸落选。那张所谓有瑕疵的选票即刘传来所投。刘氏兄弟显然认为廖文毅出走日本搞台独係被逼上梁山的结果。所以刘传能积极参与策反廖文毅,既希望廖氏返台能贡献所学,更期立功救刘明之罪。

由于调查局感于刘传能的积极,调查局同意函报国安局请求放人,刘明终在入狱八年三个月后的1958年7月15日获释。刘传能为感恩调查局,还真远赴日本密会廖文毅,劝其放弃台独返台。廖文毅最后于1965年返台投降,原因有多端(财产被冻结、贴心干部陆续背离返台、救援姪子廖史豪⋯⋯诸因素),刘传能的劝降未必直接有效,且日后刘传能在台似难以立足,遂避走香港、日本等处,而其女儿刘彩品早在50年代留日期间就投靠北京政权,其后连任多届全国人大代表。但关于刘传能的后半生,以及当省议员期间的刘传来对刘明案有啥反应,此际仍是空白残缺者多。

至于出狱后的刘明,虽仍经营矿业,并关心昔日的政治犯老同学,但身体在狱中饱受折磨,终身为病痛所苦。1994年吴念真执导的电影《多桑》,主角即是刘明产业底下的矿工;2004年台视播映的《台湾百合》,剧中人物游天雄即影射刘明,饰演者刘荣凯即刘明儿子。总之,刘氏昆仲的故事极传奇,世人所知却极有限,亟待后学者补写当代台湾史这极重要的一页。

犹记国中补习数学处位在兴中街近中正路交叉口,所以我日日会经过「振山眼科」,但由于儿时眼睛未曾有恙,所以不曾至「振山眼科」就诊,仅知老医师待人和善、热心公益,其余相关资讯都是数十年后再逐一补缀完成。

刘传来的子嗣也颇成材。长子刘荣显于台大医学院毕业,再进入日本大学医学部眼科研究室深造,获医学博士学位后,返国在台北开设「振山眼科」。据说早年刘传来当省议员期间,刘荣显常南北奔波替父亲代劳,他也是将隐形眼镜技术由日本引进来台的先驱;次子刘荣精台大医学院毕业,曾任台大医院耳鼻喉科主治医师,美国杰弗逊大学耳鼻喉科教授、成功大学附属医院耳鼻科主任;三子刘荣超获美国经济学博士,任纽约大学教授、中研院经济所研究员;四子刘荣宏高雄医学院毕业,后赴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哈佛大学研究后,任西维吉尼亚大学副教授多年,返台后任荣总眼科部主任兼阳明医学院眼科主任,他曾为蒋经国动过镭射眼科手术,且深受器重,他娶妻庄惠美係嘉义远东机械创办人庄国钦(前立委)之妹。

传奇医师与家族的传奇──刘传来略记

刘传来的四个女儿亦都受高等教育并有好归宿,全然符合「男有分,女有归」的儒家想像。而内外孙有医学士,也有医学博士,一门多杰、克绍箕裘。此外,位于公明路近吴凤北路的「刘眼科诊所」,院长刘荣典係刘传来姪子,承继「振山眼科」棒子的味道十分浓烈,不过刘荣典老医师去年夏天也辞世了,于是刘氏医业在嘉义就此画下休止符。

谈了这幺许多,既没有当事人留下的第一手史料,重要事绩的叙述也缺漏连连。须知,刘传来和其家族故事不止于庶民史,更是战后菁英精神史的重要成分:战后台湾菁英与外来政权的互动、菁英家族的延续与侷限、面对本土化与国际化的应变⋯⋯;总之,嗟歎医院已成食堂时,回顾不是记忆的总结,而是开启相关研究之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