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爱情婚姻写到两性关係口罩男成暖男作家从爱情婚姻写到两性关係口罩男成暖男作家从爱情婚姻写到两性关係口罩男成暖男作家

身高183公分的口罩男脱下口罩时,五官轮廓与韩星都敏俊与李敏镐有几分相似。但就在摄影记者扬起相机时,他先行一步戴上口罩,再次恢复神秘形象。为了符合笔名的形象,他只好时时刻刻都戴上口罩,以免“货不对办”。

目前,他总共蒐集了二十多种不同造型与色彩的口罩,胥视每日的穿着来搭配。

3年前,口罩男在个人面子书写下第一篇文章,内容多是记录妻子怀孕期间的种种害喜现象,以及如何安抚妻子情绪的过程。由于文字温暖窝心,许多台湾女性读者都将他称为“暖男”并转发文章。

随着名气急升,为了把私人面子书与两性文章作一个分隔,他遂动念创办面子书粉丝专页“口罩男”。他说,他发布文章后接到许多读者传来讚或贬的意见,为了避免网络战火在私人面子书蔓延,创办面子书粉丝专页显得势在必行。

口罩男与妻子的相遇、相知与相爱的过程就像是偶像剧的剧情。他们两人本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的同事,认识接近8年,后来两人相继离职后便鲜少联络。

与妻均曾被前爱人劈腿

“我和妻子是因为彼此失恋才走在一起的。由于我们都是被前任爱人劈腿,急需一个倾诉苦水的对象,于是便相约喝茶聊天。后来,我们发现彼此的想法和观念契合,自然而然的便走在一起。或许我们都曾经被伤害过,因此更珍惜彼此的感情。”

交往的第二年,两人迎来了上天赐予的意外“惊喜”,女方怀孕了。当他知道这个消息后,马上决定承担责任并“奉女成婚”。

“我与妻子相差约莫十岁,她年纪还轻,本来还未打算步入婚姻与为人母。但既然怀孕了,我们自然会承担养育的责任。而且听到妻子怀孕的那一刻,我是非常开心的,可能也因为我当时已年过三十,已经到了适婚年龄,所以心里负担较小。”

他坦承,如若事情发生在二十岁时,他或许也会为女友怀孕而感到害怕与措手不及。

“如果当时男方的反应是疑惑的话,我觉得女方就要仔细思考是否应该和他走入婚姻,建立一个家庭了。其实,女方得知自己怀孕后,心里也是充满不安全感,因此,男方应该在一旁鼓励与安慰,并且陪同她会见双方父母。若不想‘一失足成千古恨’的话,在发生关係前,请先仔细想想并做好安全措施。”

夫妻为孩子戒烟

口罩男新书《我可以心甘情愿,但你不能理所当然》的内容写的是他与妻子之间的相处之道。他认为,感情必须建立在对等的关係上,当妻子愿意为他而改变时,他自然会给予相对的反应。

“常常会有网友误会我妻子,认为她只是一名接受者,对于我的付出没有给予实质的回应。可能是因为我的文章内容写得不够精细,其实,我妻子为我付出了许多。例如我和她以前都有抽烟,但在怀孕后,我们都不想让孩子吸二手烟而考虑戒掉。没想到她从此以后就真的不抽了,而我还不断的找各种理由搪塞。我觉得她是一个很看重承诺的人,也是一个值得厮守终身的人。”

目前育有一女一子的口罩男在2017年中完成结扎手术。由于妻子天生体质较差,怀孕期间的害喜现象比其他孕妇更为频密,数度让他感到心疼。

“有一女一子已经很足够,如果再多一个,我怕我们的生活品质会下降。而且我们也不想再继续有第三胎,同时我又不想老婆安装避孕器或吃避孕药,因此,我去结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许多男性都避谈结扎一事,因他们认为这有损男性“雄风”。但他认为,女性进行结扎手术风险较高,且可能引起併发症,男性结扎则手术风险低,且併发症更少。

“妻子怀孕生子的过程那幺辛苦,那我们男性只是结扎以避免她们再受罪,仔细想想,这样也挺浪漫的,不是吗?”

妻购物时以夫儿为中心

虽然口罩男与妻子琴瑟和鸣,但他心中却仍感愧疚,认为无法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反而每天还让她为钱操心。

“妻子的经济价值观独立且无私,我们家里的账目都是由她控管。但我本身很喜欢科技产品,所以常常会把钱花在这里。但很奇怪的是,她从来没有反对过我购买,反而把自己的零用钱空出来,填补我乱买东西后的不足之处。”

心疼妻子的口罩男,最后决定在银行提钱给妻子,让她自由购买所喜爱的物品。岂知,妻子购物回来,手提的大袋小袋尽皆是口罩男与两名儿女的生活用品,让他深感惭愧。

“我还记得妻子购物后回家时,还笑着对我说:‘谢谢你给我钱购物,我今天好开心呢!’她凡事都为我着想,我自然要把全部的爱都放在她与孩子身上。”

婆媳问题家家有  先安抚妈妈再安抚妻子

在每一对与父母同住的夫妻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婆媳问题,口罩男夫妻俩自然也无法避开这个问题。他说,解决婆媳问题最好的方式,便是不要与父母住在同一屋檐下。

“我们便是和父母同住的夫妻。其实引起婆媳问题的多数原因,都是因为妈妈心疼孩子,认为孩子被媳妇欺负。因此要想解决家中的婆媳问题,又无法搬出去住时,儿子的立场就显得很重要,不可偏向哪一方的同时,也不可忽视两人的磨擦。必须要让妈妈与妻子知道我的底线,那她们再吵也不会超过那条线。”

他说,每个人的生长环境迴异,因此,妻子愿意搬进夫家同住,本身已是一种牺牲了,千万不可怀有“嫁鸡随鸡”的想法。

此外,他们夫妻俩私底下也已串通,每次发生婆媳问题时,他都会在妈妈面前说妻子的不是,并请妻子离开现场,以安抚妈妈的情绪,回房后再安抚妻子的情绪。

“我妻子是台北人,我是台中人,所以,我知道她离开家乡并入住我家时的那种不适应感。为了补偿她,我们每个月都有一个‘爸爸日’,意即由爸爸代为打理家务、照顾孩子,让妻子可以回娘家与父母和姐妹淘们聚会。”

不应因社会压力而结婚

台湾目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性别议题莫过于同性婚姻。口罩男作为一名支持性别平等的两性作家,他不讳言自己讚成台湾同性婚姻合法化。他说,身边不乏同志好友,他们的爱情让他发现爱即是爱,无关性别。

“爱情不应该存在界限,如果两个人相爱,我们又有什幺理由去反对?”

此外,他亦曾叙写一篇文章向“不婚”人士喊话,他认为,步入婚姻与否是个人自由问题,不应该因受到社会压力所逼迫而结婚。

“每个人的状况都不同,我走入婚姻是因为我和妻子都想结婚。但如果因为各种社会眼光或奇怪的理由步入婚姻,那幺不止伤害了彼此,甚至会影响孩子的未来。与其这样,还不如保持单身。”

夫妻排班轮流顾孩子

作为一女一子的爸爸,口罩男也不可避免的开口闭口都是“爸爸经”。孩子还未出生时,夫妻俩都通过网络勤加蒐集资料,本以为万无一失,岂知孩子出生后,才发现这些育儿心得都不管用。

“半夜时,我的大女儿不停的哭,我们泡了牛奶、换了尿片,做了一切育儿教学里的事情,都没办法让她停止哭闹。后来,我们归纳出一个心得,便是小孩子会认人,当她来到陌生环境时,自然缺乏安全感,因此需要父母多陪伴她,给她安全感。”

直至后来,两人甚至抢着照顾婴儿、更换尿片。由于口罩男在台北上班,而妻子住在台中,因此,夫妻俩便整理出时间表,如週末时由丈夫照顾孩子,而週日与平日晚上则由妻子照顾孩子。

“我们夫妻刚开始照顾婴儿时,自然会起争执。但无论我们如何争吵,都会在当天和好。我的性格比较阴柔,经常会向妻子撒娇。而妻子也会顺着我给的台阶下,自然而然争吵也会减少了。”


上一篇:
下一篇: